再造歷史現場-南國與萬國的交會

歷史是被撰寫出來的,撰寫者不同的位置和目的而造就了不同的「史觀」與「史實」。(Mata Taiwan,2016)

History is created and written by the people in different places and purposes, therefore, the result turns out to be another historical concept and facts.(Translated by ubi)

為期兩天南國與萬國的交會,身為牡丹社事件潘文杰的後代與當今研究牡丹社事件的駐日歐美學者的對話,再現歷史事件的原委,和解,似乎在霎那間建立了連結。

印象最深刻的是高老師哽咽說:牡丹社事件在外流浪的族人頭骨如何橫越大半地球,該何去何從?。排灣族神靈、死靈的共同用語是 cemas,有善惡神的分別,意外死亡者之靈魂稱 guma raji,如何善終仍需跟耆老們溝通。

時代的洪流下,沒有人是局外人,不該置身事外,我們應該一起面對,面對歷史是轉型正義的開始,在傷口上重生、反思。